嗡!

  hˇ最(zui)新 章PI節vq上OG酷H匠*`網0L

這時,蒼(cang)穹(qiong)之上,突然間又(you)是qie)壞攔餉mang)閃爍。

而後,眾人凝神。

“又(you)是qie)壞撈 富省褂【牽 /p>

“爭!”

不少人道。

天機坊推演,每個地方都將(jiang)出(chu)現不少天「皇」印記。

這是qie)淮尉訓幕幔 羰譴砉 bian)是徹底與其他的天才拉(la)開差距,而且(qie)不止是帝域內,其他的界域,也bu)允淺chu)現這天「皇」印記。

靈(ling)域、火域、雷(lei)域等皆存在。

但(dan)天「皇」印記的多(duo)少,也是與當初九域爭鋒有(you)關(guan),諸如(ru)帝域、妖域、靈(ling)域的天「皇」印記便(bian)是極多(duo)。

而雷(lei)域、火域極少!

轟(hong)!

此(ci)時,面對(dui)著這一(yi)道天「皇」印記,其他的nan)xiu)煉(lian)者爭奪而去。

“凝!”

棺(guan)材之上,那人開口(kou)道。

一(yi)聲(sheng)之下(xia),那天「皇」印記,向著其而去。

這讓其他的nan)xiu)煉(lian)者神色(se)凝聚,即(ji)便(bian)是那鳳車之內的鳳凝,還有(you)巨(ju)龍(long)之上的甦(su)盛,都是目光灼灼。

“我只取前三道天「皇」印記,若誰敢與我爭奪,死!”懸棺(guan)之上,這男(nan)子開口(kou),聲(sheng)音,浩瀚無比!

哼!

但(dan),此(ci)時一(yi)道冷哼之聲(sheng)自虛(xu)空(kong)而響。

而後一(yi)股氣息釋放。

這竟是準天帝之力(li)!

一(yi)位年(nian)邁的天「皇」巔峰修(xiu)煉(lian)者,竟是手持(chi)準天帝之物轟(hong)擊而來。

這讓此(ci)地的nan)xiu)煉(lian)者都是震(zhen)顫無比,懸棺(guan)城內,不少修(xiu)煉(lian)者也都是駭然到(dao)了極致!

一(yi)些極為(wei)強大的勢力(li)內,不少天才,早(zao)已(yi)是踏入(ru)到(dao)了天「皇」境界。

諸如(ru)甦(su)族(zu)的甦(su)辰,無雲山的周文同(tong)等人。

來此(ci)的,要(yao)麼年(nian)輕,要(yao)麼是埋葬了自己很(hen)多(duo)年(nian)的天才,亦或是來自天亙界域。

雖(sui)是爭鋒,但(dan)卻沒想到(dao),竟是有(you)人動用了準天帝之力(li)。

天「皇」爭鋒,已(yi)是如(ru)此(ci)。

很(hen)難想象,若是等到(dao)了天帝爭鋒,將(jiang)會達到(dao)何等的層次。

轟(hong)!

但(dan)此(ci)時,那懸棺(guan)之上的年(nian)輕人,目光冷凝,爆喝一(yi)聲(sheng),剎(sha)那間一(yi)股氣浪(lang)便(bian)是陡然而出(chu)。

這,竟是直接抵抗guan)×四親繼斕鄣牧li)量。

嘶……

所有(you)人全(quan)都是駐(zhu)足。

就算是那出(chu)手之人,也是愣dui)諏說背 /p>

雖(sui)其只是天「皇」巔峰而已(yi),但(dan)準天帝之力(li)卻實實在在。

然而,就算是如(ru)此(ci),依舊是被(bei)抵抗而下(xia)?

這怎麼可能!

在片(pian)刻之前,這懸棺(guan)上的人,還只是準天「皇」巔峰而已(yi),如(ru)今,竟是達到(dao)了su)獍悴憒危/p>

嗯?

老賭鬼也是詫異(yi)到(dao)了極致。

這些年(nian)來,他見過最(zui)天才之人,莫過于林焱。

如(ru)今這一(yi)人,竟也是如(ru)此(ci)?

“懸棺(guan)城內,我無敵(di)!”

老賭鬼默念,難道此(ci)人su)嫻哪芄蛔齙dao)這般地步(bu)?

“他……難道就是曾經的某位大帝,懸棺(guan)與此(ci),吸萬古之靈(ling)氣,與這懸棺(guan)城qie)yi)混若一(yi)身,這里便(bian)是其道場,無人可破?”老賭鬼凝神。

老騙(pian)子you)α誦Γ 凰禱埃/p>

但(dan),老賭鬼確(que)信,一(yi)定是如(ru)此(ci)!

“懸棺(guan)城的傳說,居然是真的。昔(xi)日的大帝,重(zhong)活一(yi)世,再(zai)度與世爭鋒,出(chu)場便(bian)是如(ru)此(ci)!不過,若是師兄在此(ci),或許能夠與之抗衡吧!”一(yi)旁,賀鳩開口(kou)。

“大胖子,你怎麼來了?”老賭鬼看了賀鳩一(yi)眼,嫌棄道,主要(yao)是賀鳩的肚子太大了。

“等第四道天「皇」印記,你也去爭一(yi)爭吧!”老騙(pian)子看著賀鳩道。

“是,師父!”賀鳩一(yi)動,也踏入(ru)半空(kong)之中。

“這大胖子,也夠死皮賴臉的,非qie)yao)喊你師父,不過這麼多(duo)天才,他能爭得到(dao)嗎(ma)?”老賭鬼無語道。

“他好不容易這一(yi)世化為(wei)人族(zu)不易。”老騙(pian)子開口(kou),倒是沒有(you)說其他。

化為(wei)人族(zu)?

老賭鬼訝然,看著老騙(pian)子吐槽(cao)了幾(ji)句︰“說的好像(xiang)是你知道lang)笆朗撬 yi)樣,還化為(wei)人族(zu),他前世不是人族(zu)?”

只是,隨後他的目光,落在了那天穹(qiong)之上。

轟(hong)!

此(ci)時,這前兩道天「皇」印記,已(yi)是全(quan)部被(bei)懸棺(guan)上的那男(nan)子奪得。

第三道印記而出(chu),那天「皇」巔峰的nan)xiu)煉(lian)者冷嗤一(yi)聲(sheng),準天帝之力(li)再(zai)度襲來,這直接惹怒了那懸棺(guan)上的男(nan)子,他猛(meng)然出(chu)手,竟是將(jiang)棺(guan)材轟(hong)去。

以(yi)棺(guan)材為(wei)武器,狠狠砸(za)落而下(xia)。

砰!

一(yi)道聲(sheng)音響起,不止是那準天帝之力(li)崩滅,就算是這天「皇」巔峰的nan)xiu)煉(lian)者也只是化為(wei)了一(yi)道血霧。

此(ci)刻,無數人凝神。

嘩(hua)!

三道天「皇」印記,直接落入(ru)到(dao)了他的額(e)頭之上,讓其目光更是深邃(sui)了幾(ji)分。

“三道天「皇」印記,我已(yi)奪得,接下(xia)來,你們便(bian)爭奪吧。記得爭奪完畢(bi),趕緊(jin)離開懸棺(guan)城,今日之後……若有(you)人膽(dan)敢yi)諼倚guan)城內搗亂,亦或是傷(shang)及我懸棺(guan)城子民,我懸棺(guan)落下(xia),震(zhen)殺爾(er)等九族(zu)!”

這道聲(sheng)音,充(chong)斥其內。

聞言,四方震(zhen)驚!

噗(pu)通!

下(xia)方,懸棺(guan)城內的nan)xiu)煉(lian)者,不少跪(gui)下(xia)。

“是……是他,真的是他!”

“拜見懸棺(guan)大帝!”

頃刻間,不知多(duo)少人匍匐在地。

這涉及到(dao)一(yi)個傳說,只是來自天玄(xuan)大陸、星空(kong)古域等界域的nan)xiu)煉(lian)者並不清楚。

但(dan)今日出(chu)手,卻足以(yi)讓他們震(zhen)撼(han)。

懸棺(guan)城,水深無比。

“懸棺(guan)城的傳說是真的,那其他的傳說呢?曾經的大帝,皆是qie)桓鍪貝淖zui)強kong)擼 塹氖佷臥諛歉鍪貝薜di),只可惜時代所限,讓他們無法(fa)達到(dao)更高的境界,如(ru)今大時代下(xia),他們歸來!”不少天亙界域的天才,此(ci)時喃(nan)喃(nan)道。

嗡!

天穹(qiong)之上,第四道天「皇」印記出(chu)現。

“嘿嘿,諸位別爭了,這天「皇」印記,是我的了!”

一(yi)道光影沖(chong)天,快速無比。

眾人沒有(you)看清這人長什麼樣子,但(dan)卻看到(dao)了其肚子卻是極大。

頃刻間,那天「皇」印記飛舞,直接被(bei)其力(li)量所縈(ying)繞(rao),直接被(bei)其一(yi)口(kou)吞掉了。

這一(yi)幕,所有(you)人都傻眼了。

別人su)崽 富省褂【牽 際搶佑≡諫硤澹 蛘唚墼詼e)頭之上。

而他,一(yi)口(kou)吃了。

這是人做的事嗎(ma)?

“這是……”

一(yi)方,林聖等人凝神,他們皆是沒有(you)動,一(yi)直在等待著合適時bei) ru)今看著這大胖子,猛(meng)然一(yi)怔。

這是賀鳩?

消失了很(hen)多(duo)年(nian),他再(zai)度出(chu)現了!

只是,賀鳩在此(ci),林焱卻已(yi)……

此(ci)刻,虛(xu)空(kong)之內,林焱凝神,他本是qie)yao)直接踏入(ru)帝域之內,但(dan)卻感受到(dao)了幾(ji)道恢弘之氣,竟是有(you)不少強kong) 諦xu)空(kong)深處的外圍矗立!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(guan)注(zhu)後發作(zuo)品(pin)名稱(chen),免(mian)費閱讀(du)正(zheng)版全(quan)文!更新最(zui)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