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虛神山秘境chi)寫裊嗽寄﹤溉帳奔洌 諶嗽俅衛肴qu)。

其(qi)實,比起火神秘境來(lai),虛神山秘境,還真的沒(mei)什麼(me)好逛的……

這(zhe)里沒(mei)什麼(me)危(wei)險,也沒(mei)有什麼(me)能夠磨礪人shuo)牡胤劍 踔亮lian)山門前的天梯,她(ta)們(men)都(du)沒(mei)資格去(qu)闖,因為(wei),她(ta)們(men)都(du)是(shi)洞(dong)天境,?只有先天才能闖天梯……

唯一能看看的,只有虛神山的宮殿!

不過(guo),虛神山的宮殿,其(qi)實也沒(mei)剩下多少(shao),有不少(shao)都(du)在大戰中被毀滅了,宮殿中,也沒(mei)有什麼(me)遺留的寶(bao)貝,當然(ran)就(jiu)算有,夏紫和火雲兒也不好意思拿,畢(bi)竟,這(zhe)里是(shi)葉擎的地盤……

當然(ran),這(zhe)幾日時間里,葉擎也沒(mei)有閑著,而是(shi)煉(lian)制(zhi)出了十多塊可以控制(zhi)傳送(song)陣法的傳送(song)令牌。

葉擎手中的那塊令牌權限太高,而且給了別人,他自己(ji)就(jiu)用不了了,自然(ran)要掌握在自己(ji)手里,可是(shi)他又(you)不能天天留在秘境chi)校  song)別人,所以選(xuan)擇再煉(lian)制(zhi)一些傳送(song)令牌,交給心腹之人使用即(ji)可。

而且,這(zhe)傳送(song)陣令牌連(lian)接的並不是(shi)主(zhu)峰上的陣法,而是(shi)那個連(lian)通了莽荒城(cheng)附(fu)近的死城(cheng)!

死城(cheng)中的尸(shi)骨早已經(jing)被葉擎清(qing)理干(gan)淨(jing),死城(cheng)中一些有價值的東西,也被他一掃而空(kong),只剩下luan)蛔kong)城(cheng),不過(guo)有一座空(kong)城(cheng),也總比沒(mei)有好,好me)蹩梢勻麼(me)尤思浣ru)秘境的人可以有個居(ji)住的地方……

從虛神山秘境chi)欣   肚娼  song)令牌分別交給甦(su)欣兒,何林,軒轅劍,龍老,葉昊等re)耍 笥嗷鷦貧胖詼嘟jin)衛軍,準備(bei)重新(xin)通過(guo)大夏北方草原的傳送(song)陣,返回天火古國。

他們(men)已經(jing)進入(ru)人間幾個月時間了,也是(shi)該(gai)到了回去(qu)的時候了!

至于甦(su)欣兒等re)耍 肚娌 mei)有打算直接帶著他們(men)一起去(qu)那個世界,畢(bi)竟,太危(wei)險了!

甦(su)欣兒,何倩,包括自己(ji)的那兩個弟子,還都(du)只是(shi)先天境界,到了那個世界,就(jiu)完全是(shi)個普通人,隨隨便便一點交戰的余波,都(du)能把她(ta)們(men)給殺死,葉擎可不想(xiang)冒(mao)這(zhe)個風險!

還是(shi)讓他們(men)呆在渾源(yuan)神教總部,或(huo)是(shi)去(qu)秘境修煉(lian),都(du)可以,反正,自己(ji)也留下了足夠的修煉(lian)功法!

從天星qiang)毆謀bao)藏中,葉擎得到了許多功法,有強有弱,有高有底(di),那是(shi)天星qiang)毆wei)了再次崛起而準備(bei)的功法寶(bao)庫,幾乎什麼(me)樣的功法都(du)有。

而現(xian)在,這(zhe)批功法,被葉擎復(fu)制(zhi)了一份,留在了渾源(yuan)神教,當然(ran),武(wu)盟和聯邦(bang)政(zheng)府那里,也拿到了一部分修煉(lian)功法。

葉擎要走(zou),那些禁(jin)衛軍,自然(ran)也要一同離去(qu),不過(guo)為(wei)了以防萬(wan)一,葉擎還是(shi)將獅駝雷錘兩個留下,有它們(men)兩個凶獸血(xue)裔(yi)的八品元(yuan)丹(dan)洞(dong)天境,足可以鎮壓一切動亂(luan)!

當然(ran),?知道它們(men)存在的人不多,只有葉擎身邊(bian)的少(shao)數人,之所以如此,也是(shi)龍老和軒轅劍的提議。

畢(bi)竟,聯盟和武(wu)盟已經(jing)成立,軍隊也已經(jing)解散,但(dan)人間以前各國之間的勢力錯綜(zong)復(fu)雜,並不是(shi)這(zhe)短短一兩個月的時間就(jiu)可以消磨掉的。

然(ran)而,葉擎的禁(jin)衛軍存在,對于這(zhe)些有野心的家伙來(lai)說(shuo),是(shi)一個威懾,他們(men)根本不敢有所動作!

但(dan)是(shi)當這(zhe)些禁(jin)衛軍走(zou)了,那些野心家們(men)會不會做出一些小動作,甚至是(shi)趁(chen)mei)崛 兀/p>

在龍老看來(lai),是(shi)很有可能的,所以在有底(di)牌的情況下,龍老也想(xiang)看看,這(zhe)平靜的聯盟之下,到底(di)還隱藏著什麼(me)樣的隱患,趁(chen)著這(zhe)次葉擎出走(zou)的機(ji)會,想(xiang)要來(lai)一次wei)笄qing)洗,以鞏固聯盟shuo)惱zheng)權和武(wu)盟shuo)牡匚唬/p>

對yuan)耍 肚嬤皇shi)稍作考慮(lv)就(jiu)同意了,反正有獅駝和雷錘兩個在,足可以鎮壓一切,他也不怕人間會大亂(luan)起來(lai),反而清(qing)除掉一些野心家,對于人間來(lai)說(shuo),是(shi)一件好事!

葉擎帶著眾人,再次來(lai)到大夏北方的草原,打開了迷陣,迷陣中,還有一部分不死心的修士(shi),想(xiang)要探索(suo)秘境。

對于這(zhe)些家伙,葉擎沒(mei)有理,直接帶著眾人,穿過(guo)秘境chi) 牛 俅緯魷xian)在天火古國之中……

葉擎和火雲兒兩人重新(xin)出現(xian)在天火古國,倒是(shi)引起了不小的騷(sao)動……

畢(bi)竟,前面(mian)進去(qu)的一批人幾乎沒(mei)有出來(lai)的,而後面(mian)進去(qu)的人,則是(shi)一個個陷入(ru)了迷陣之中,最後不得不原路返回。

  最HR新(xin)章(zhang)節上酷匠(jiang)!=網0?

而葉擎和火雲兒竟然(ran)進入(ru)秘境數月之久,他們(men)或(huo)許知道些什麼(me)……

然(ran)而,葉擎和火雲兒地位崇高,那些家伙雖(sui)然(ran)有信(xin)詢問,但(dan)葉擎和火雲兒不說(shuo),那些家伙,還沒(mei)有膽子逼問……

至于那些禁(jin)衛軍們(men),葉擎在下了禁(jin)口令的同時,每人還都(du)得到了一些靈(ling)石賜予,自然(ran)也不會亂(luan)說(shuo)什麼(me),甚至葉擎已經(jing)打算好了,這(zhe)批禁(jin)衛軍,他也不打算還給楓皇了,留著自己(ji)he)冒(mao)桑 萑ran)這(zhe)里面(mian)有一些探子you) 嗟模 參薰亟粢  湊 men)也接觸不到最核心的東西。

最多他們(men)就(jiu)知道新(xin)出現(xian)的太極山秘境和自己(ji)he)瀉艽蟺墓叵擔 劣詬嗟畝 鰨 敬蛺講壞健/p>

畢(bi)竟,在人間的時候,這(zhe)些人也只是(shi)執(zhi)行了一些斬殺任務,絕大部分時間,都(du)是(shi)將他們(men)安(an)排(pai)在一起,並沒(mei)有讓他們(men)隨意外出。

至于戰王(wang)派遣給自己(ji)的護(hu)衛隊,知道的就(jiu)稍微多一些了,不過(guo)他們(men)是(shi)戰王(wang)的人,還是(shi)更加you)檔眯xin)任一些!

“火雲兒,冰(bing)稜(ling)宗,我勢在必得!”

出了傳送(song)陣,葉擎他們(men)回到了太極城(cheng),還是(shi)葉擎原本居(ji)住的那個地方,在火雲兒告別之前,葉擎起身道。

“我明白,不過(guo)你要知道,冰(bing)稜(ling)宗並不好熱(re),冰(bing)稜(ling)宗的開山老祖(zu)還活著,絕對是(shi)封(feng)侯(hou)巔(dian)峰的強kong)擼 夷忝men)是(shi)客場作戰,冰(bing)冷老祖(zu)的老巢必然(ran)布置了不少(shao)有意與他戰力的陣法,就(jiu)算是(shi)我天火古國不插(cha)手,冰(bing)稜(ling)宗老祖(zu)也有一些知己(ji)好友,而你身邊(bian)只有神槍(qiang)候一個,雙拳難敵四手,你未(wei)必是(shi)其(qi)對手!”火雲兒道。

“我明白,只要你們(men)天火古國不插(cha)手就(jiu)好,否則的話(hua),我會很為(wei)難的!”葉擎道。

“葉擎,冰(bing)稜(ling)宗的人,確實是(shi)對你的家鄉造成了很大的傷害,不過(guo)這(zhe)些罪魁禍首都(du)已經(jing)死了,為(wei)了他們(men),再和冰(bing)稜(ling)宗的老祖(zu)對上,值得嗎?再說(shuo),冰(bing)稜(ling)宗的許多人,也是(shi)無辜的……”火雲兒嘆(tan)息(xi)道。

“你說(shuo)的有道lan)恚 bing)稜(ling)宗其(qi)他人是(shi)無辜的,既re)ran)如此,我就(jiu)先禮後兵,讓冰(bing)稜(ling)宗的人,交出冰(bing)軒道人,此事可以作罷,否則的話(hua),就(jiu)不要怪我手下無情了!”葉擎深吸一口氣(qi)道。

其(qi)實,罪魁禍首,確實都(du)已經(jing)死個差不多了,全部被葉擎當著全國民眾的面(mian),處以極刑!

但(dan)是(shi)葉擎心中的那qiang)善qi),卻還沒(mei)有完全消散……

冰(bing)稜(ling)宗對yuan)笙腦斐傻納撕μ 罅耍 蘊煸粕皆斐傻納撕σ蔡 罅耍  曰夠嵫xuan)擇出來(lai)找冰(bing)稜(ling)宗的麻(ma)煩,甚至有想(xiang)法毀掉整個冰(bing)稜(ling)宗,最大的原因是(shi),自己(ji)的那三(san)位師父!

陪伴(ban)了葉擎長大的三(san)位師父,根本沒(mei)有撐到葉擎的到來(lai),便在之前雙方的一次wei)謂徽街校  空(kong)笸觶 zhe)也是(shi)葉擎怨氣(qi)難解的最大原因!

然(ran)而,他畢(bi)竟是(shi)不是(shi)殺人狂魔,人間的事lv)椋 倉皇shi)進入(ru)人間的那些冰(bing)稜(ling)宗修士(shi)所謂,強行將所有的罪責,施加在所有冰(bing)稜(ling)宗修士(shi)的頭上,也很不合適,畢(bi)竟他受到的是(shi)現(xian)zhi)逃 駝zhe)里的強kong)呶wei)尊不同,對于人命,要比其(qi)他人尊重的多!

  微信(xin)搜xuan)翱嶠jiang)好書”,關注(zhu)後發作品名(ming)稱(chen),免(mian)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(xin)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