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徒雄(xiong)完全想不到,張城(cheng)在此(ci)等境地還敢動手。

但是(shi)這回他卻早已收起(qi)了對張城(cheng)小覷的(de)心理(li)。

張城(cheng)實力雖說看起(qi)來有些菜,但手段卻ci)薇bi)的(de)詭異,剛剛便已經傷(shang)到他的(de)神魂。

而後司徒雄(xiong)不再猶豫,手上迸發出一陣朦朦朧朧的(de)光芒,整只手如(ru)金鐵(tie)一hua)悖 苯誘zhen)向(xiang)了萬兵劍。

砰(peng)的(de)一聲,一聲巨響,有如(ru)金鐵(tie)交huan)de)聲音發出一hua)恪/p>

即便是(shi)司徒雄(xiong),也能感(gan)受到一股恐怖的(de)沖擊力傳到他的(de)身體(ti)之上,並(bing)且自身的(de)氣(qi)血更是(shi)劇烈的(de)翻滾。

“好恐怖的(de)能量(liang)。”司徒雄(xiong)內心震(zhen)驚,而後眼楮鎖定了張城(cheng)手上的(de)萬兵劍,“不,應該是(shi)那柄(bing)利劍。”

他早已看出,張城(cheng)雖說詭異莫(mo)測,但剛剛的(de)攻擊,最(zui)大(da)的(de)助力便是(shi)張城(cheng)手中的(de)利劍,而那利劍絕(jue)非尋常之物。

“沒想到小小元靈境的(de)螻(lou)蟻(yi)居然(ran)有著(zhou)此(ci)等恐怖的(de)寶物,即便我司徒家(jia)最(zui)強(qiang)大(da)的(de)寶物與其比(bi)較,估計都jia) 詈芏唷!彼就叫xiong)此(ci)刻(ke)眼中光芒綻放。

並(bing)且內心涌出了貪婪fan)de)火焰。

“小小的(de)螻(lou)蟻(yi),有什(shi)麼資(zi)格能得(de)到這樣(yang)的(de)寶物?”司徒雄(xiong)手一伸,空中一只恐怖的(de)手掌瞬bu)渥?xiang)了萬兵劍。

嗡嗡的(de)聲音不斷(duan)響徹。

萬兵劍之上有著(zhou)符文流(liu)轉其上,光芒綻放,有如(ru)萬兵劍生出靈識一hua)悖 謨 侵豢植朗終頻摯埂/p>

而後張城(cheng)手上萬兵劍一震(zhen), (ka) (ka)的(de)聲音瞬bu)湎炱qi)。

而空中的(de)那只手掌居然(ran)在瞬bu)洳bu)滿裂(lie)痕,而後一聲炸響,那只huan)沒 de)手印(yin)瞬bu)浠曳fei)煙(yan)滅。

看到這一幕,司徒雄(xiong)心中不但是(shi)沒有惶恐,而是(shi)變得(de)無比(bi)驚喜(xi)。

被(bei)他視為己物的(de)東(dong)西,越是(shi)強(qiang)大(da),他內心當(dang)bi)桓擁de)高(gao)興。

而後他手上變換(huan)法印(yin),憤怒的(de)吼道︰“奪劍。”

此(ci)乃太(tai)古神界當(dang)中傳承下(xia)來的(de)秘法,名為兵術,其意(yi)便是(shi)可奪取(qu),或掌控世間神兵,其威能無比(bi)的(de)強(qiang)悍。

就算司徒雄(xiong)得(de)到的(de),也只是(shi)兵數的(de)只言yun) yu),其修行過後,威力也不可shang)Π啤/p>

他之前仗著(zhou)此(ci)道術法,從you)桓  鵲de)強(qiang)者手上取(qu)到了他的(de)寶物。

而小小的(de)張城(cheng)不管再如(ru)何的(de)強(qiang)大(da),又怎(zen)能將他這萬兵劍保住呢?

差不多司徒雄(xiong)話(hua)剛說完,張城(cheng)便清晰地感(gan)受到,手上的(de)萬兵劍如(ru)同不受控制一hua)惚鬩 fei)向(xiang)司徒雄(xiong)。

張誠心念轉動,由著(zhou)萬兵劍沖向(xiang)司徒雄(xiong),但是(shi)他卻尚(shang)未放開劍柄(bing),而是(shi)對著(zhou)陳可唯這些人傳音開口說道︰“立刻(ke)將仙(xian)靈力打(da)入我身上。”

“是(shi)。”陳可唯這些人現在對張城(cheng)所說,全部都是(shi)無條件的(de)服從yin)/p>

而後沒有絲毫的(de)猶豫,瞬bu)浣 隕 植賴de)仙(xian)靈力瞬bu)浯da)入張城(cheng)的(de)身體(ti)當(dang)中。

此(ci)等小手段,本來是(shi)沒hua)旆ㄌ庸就叫xiong)法眼的(de)。

但是(shi)現在司徒雄(xiong)一身精(jing)力全放pang)諏送蟣V 希 賈濾duan)時間之內還真(zhen)的(de)沒看到這番動作。

而看著(zhou)萬兵劍在不斷(duan)的(de)接近司徒雄(xiong),張城(cheng)眼眸當(dang)中瞬bu)涑魷至朔榪竦de)神色,“想搶我的(de)東(dong)西,你有那資(zi)格嗎?”

張城(cheng)身體(ti)當(dang)中瞬bu)涑魷忠還晌薇bi)恐怖的(de)氣(qi)勢,而後與萬兵劍當(dang)中的(de)戰神氣(qi)息瞬bu)涔裁/p>

剎那間,萬兵劍便斬dou)duan)了與兵術的(de)聯系。

而後張城(cheng)自己還有陳可唯這些人加起(qi)來的(de)仙(xian)靈力瞬bu)漵美創cui)動萬兵劍。

萬兵劍之上的(de)恐怖紋路符文瞬bu)湔婪毆餉  ci)刻(ke)的(de)萬兵劍如(ru)同有真(zhen)正靈智(zhi)般,要劈碎(sui)司徒雄(xiong)的(de)身體(ti)。

剎那間,即便是(shi)司徒雄(xiong)都感(gan)受到了一股無比(bi)恐怖的(de)危險。

“糟糕。”將要取(qu)得(de)至寶的(de)激動心情剎那消失無蹤(zong)。

司徒雄(xiong)渾身冒出了si) 梗 ci)刻(ke)聖者境的(de)恐怖修為瞬bu)湓俗  琶χ 渲荒芨《 yi)袖,擋向(xiang)萬兵劍。

轟(hong)的(de)一聲。

剎那間,司徒雄(xiong)一只袖口瞬bu)湔 lie)。

  $m酷*匠網y首P發0E

就算是(shi)他的(de)手臂,都有一道恐怖的(de)血痕附在其上。

一股恐怖的(de)疼痛(tong)感(gan)傳到他的(de)手上,司徒雄(xiong)早已忘記,不知(zhi)多長時間沒受過此(ci)等傷(shang)害了,而現在面(mian)前這在他眼中的(de)垃圾(ji),居然(ran)三番兩次(ci)的(de)傷(shang)到他。

這怎(zen)麼能忍?

在旁(pang)邊,常巧巧這些人一個個更是(shi)瞪(deng)大(da)了sou)劬Γ 俏蘼lun)如(ru)何都想不到,張城(cheng)會(hui)難(nan)纏到此(ci)等地步。

而追捕張城(cheng)的(de)那些人,此(ci)刻(ke)一個個身體(ti)發抖(dou),內心忍不住的(de)後怕(pa)。

依現在張城(cheng)展現出來的(de)恐怖戰力,即便剛剛想與他們動手的(de)話(hua),他們追捕的(de)人群當(dang)中估計都jia) si)掉很多人。

“混賬,你讓(rang)我很憤怒。”不過就在此(ci)時司徒雄(xiong)瞬bu)浞  de)上前。

手上翻動間,一柄(bing)散(san)發著(zhou)烏蒙蒙光芒的(de)旗幟瞬bu)涑魷幀/p>

那柄(bing)旗幟出現的(de)剎那,這方天地散(san)發出一道道恐怖的(de)陰風(feng),而此(ci)地的(de)溫度更是(shi)瞬bu)渲杞擔 ru)同連虛空都被(bei)凍住了般。

“這……”周圍的(de)那些人看到之後,瞬bu)漵腥吮閼zhen)驚的(de)喊道︰“司徒家(jia)的(de)最(zui)強(qiang)法寶,招魂旗。”

“听說這等寶物揮動間,對手修為若是(shi)低于掌控招魂旗主人的(de),剎那間便會(hui)煙(yan)消雲(yun)散(san),是(shi)真(zhen)正的(de)殺器。”

即便是(shi)陳可唯還有安林(lin)這些人看到之後臉(lian)色也是(shi)特(te)別的(de)難(nan)看,“完了。”

他們真(zhen)的(de)是(shi)想不到司徒雄(xiong)這般恐怖的(de)強(qiang)者為對付比(bi)他境界低的(de)這些人,連此(ci)等寶物都拿出來了。

張城(cheng)看到這招魂旗出現的(de)剎那間,內心也是(shi)一震(zhen),冥冥當(dang)中似乎感(gan)覺到了恐怖的(de)死(si)亡危機降臨(lin)。

無法抵抗。

他與司徒雄(xiong)兩個人境界差得(de)太(tai)遠(yuan),在司徒雄(xiong)若不出武器之時,張城(cheng)拼(pin)盡全力,估計還可與之稍(shao)稍(shao)一戰。

但是(shi)現在司徒雄(xiong)將招魂旗拿出,張城(cheng)便已無任何資(zi)格與其抵抗。

“混賬,能被(bei)我用招魂旗滅掉,你足以留名此(ci)地了。”司徒雄(xiong)猙獰的(de)笑道,然(ran)後手上的(de)招魂旗瞬bu)湟換(huan)印(yin)/p>

嗚嗚的(de)風(feng)聲瞬bu)湎炱qi),恐怖的(de)陰風(feng)瞬bu)湎 硐裾懦cheng)這些人,眼看著(zhou)張城(cheng)這些人便要被(bei)招魂旗滅殺。

張城(cheng)能夠清晰地感(gan)受到,若觸及(ji)那道陰風(feng),就算只是(shi)分毫罷了,也將有死(si)無生,以他們此(ci)刻(ke)的(de)境界,完全沒hua)旆ㄔ詿ci)陰風(feng)之下(xia)存活,即便是(shi)一個呼(hu)吸。

此(ci)等能量(liang),足以將他們完全抹(mo)殺。

這回是(shi)真(zhen)正的(de)生死(si)危機了。

  微信搜(sou)“酷匠好書(shu)”,關注後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(yue)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(zui)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