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多強kong)叨允右謊勖mian)面(mian)相(xiang)覷(qu)。

往屆來,能到達(da)前五彼此之間的差(cha)距(ju)都不大,縱然有也(ye)只是(shi)一些(xie)旁枝微末的細微差(cha)距(ju),可眼下望去這差(cha)距(ju)可不是(shi)一般的nan) /p>

“被人秒(miao)敗!”他們低語,仔細打(da)量二(er)人又道︰“還是(shi)被人越境秒(miao)敗!”

這一刻,他們若有若無的落在白zhui) nan)子還有慵懶老者身上了(liao),這二(er)人直說這一屆的天才都極其(qi)的出(chu)眾,前十(shi)隨便一人放(fang)在歷屆都屬(shu)于(yu)奪冠的熱門(men)。

然而(er)眼下則是(shi)讓他們期(qi)待(dai)的nan)囊幌率 liao)過去。

“可能……是(shi)他們太強了(liao)!”哪怕(pa)是(shi)白zhui) nan)子都摸了(liao)摸鼻(bi)qin)櫻 皇奔洳恢 欄迷趺此禱傲(ao)耍 靨燜傅那空(kong)饈shi)無可置疑(yi)的,連軒轅漠都ji)茉諏liao)他的手中。

只是(shi)可惜,他挑(tao)戰(zhan)了(liao)不該挑(tao)戰(zhan)的人,讓他連一點的驚艷都沒(mei)綻放(fang)。

“嗯!”

那些(xie)強kong)  yu)白zhui) nan)子的面(mian)子都輕(qing)輕(qing)頷首,然而(er)一個個是(shi)怎麼想的只有xing)親(qin)釙宄liao),連別人的法相(xiang)都沒(mei)逼迫(po)出(chu)來,又怎麼好意思來談強?

唐雲(yun)則極其(qi)平靜的mu)kan)著這一幕(mu),秦天爍強就強在了(liao)劍道,偏偏凰的強也(ye)是(shi)功伐,兩者之戰(zhan)凰本(ben)來就是(shi)穩勝之局,再加上先前破了(liao)一境這取勝也(ye)極其(qi)的正常。

下lu)劍 靨燜鋼桓芯jue)整(zheng)個身子都要散架了(liao),口中的血液不斷的噴涌,夾雜了(liao)血沫子,他雙眼睜的mu)胊菜浪賴畝 拍歉鼉瑯 印/p>

他不甘心。

這一戰(zhan)的重要性他如(ru)何不清楚?

這般犀利的落敗,哪怕(pa)是(shi)之前看(kan)重他的人怕(pa)都要猶(you)豫起來,他想掙扎,然而(er)卻(que)連動彈一下都覺(jue)得撕心裂(lie)肺,不由他慘笑了(liao)起來。

完(wan)了(liao)。

凰立身在虛空(kong)當中,與(yu)眼下是(shi)如(ru)何的耀眼,手中的方天畫戟還在錚錚顫鳴。

“我認輸!”bi)靨燜鈣嗖業饋/p>

已經這樣了(liao),縱然還能戰(zhan)也(ye)注定要落敗,畢竟還有數位頂尖妖(yao)孽在一側虎視眈眈,有一道光(guang)芒拂過將他排斥出(chu)了(liao)擂台。

林凡。

夏mu)史啥er)人見(jian)狀(zhuang)皆是(shi)看(kan)了(liao)一眼就收攏了(liao)目(mu)光(guang),他們不會在落敗者身上有什(shi)麼停留,他們齊齊將目(mu)光(guang)望向了(liao)角落處的唐雲(yun)。

“你我只見(jian)從(cong)東州相(xiang)熟,一路(lu)走來始(shi)終(zhong)未cong)幸徽zhan),今(jin)日請賜教!”

“我弟(di)林同曾敗與(yu)你的手中,對你也(ye)恰巧感一些(xie)興(xing)趣,你我之間便先來一戰(zhan)吧(ba)!”

兩人同時邀(yao)戰(zhan),那些(xie)初次觀戰(zhan)的強kong)咼嵌悸凍chu)了(liao)好奇之色,先前是(shi)秦天爍的邀(yao)戰(zhan)這有是(shi)二(er)人,他們觀望唐雲(yun)身上的nan)尬  娜酥 di)。

夏mu)史桑 址玻 wang)境三重天。

凰,王(wang)境二(er)重天。

唐雲(yun),王(wang)境一重天巔(dian)峰。

“莫非是(shi)想要先解決這個修為最(zui)弱(ruo)的人?”他們目(mu)光(guang)閃(shan)動沒(mei)怎麼想過這是(shi)認真的邀(yao)請,畢竟中間隔著的境界之差(cha)實(shi)在是(shi)太大。

“邀(yao)戰(zhan)嗎(ma)?”唐雲(yun)也(ye)將目(mu)光(guang)徘徊。

“先讓給我吧(ba)!”兩人異口同聲(sheng),都不怎麼想與(yu)一介女子交手,也(ye)不想與(yu)彼此交手,反倒是(shi)唐雲(yun)感覺(jue)很強估(gu)計也(ye)強不到哪里去。

凰身後(hou)有一尊(zun)耀眼的法相(xiang)亮起,並非是(shi)神凰而(er)是(shi)一桿方天畫戟,懸浮在虛空(kong)當中,折耀出(chu)璀璨的光(guang)輝,讓她沐浴在光(guang)輝當中︰“你一個,我一個!”

夏mu)史桑 址步允shi)微微皺眉卻(que)也(ye)知曉(xiao)這是(shi)唯一可選擇的。

二(er)人不可能同時戰(zhan)唐雲(yun),他們的驕傲(ao)也(ye)不允許(xu)自yue)赫庋觥/p>

夏mu)史賞蛄liao)唐雲(yun),哪怕(pa)是(shi)在等戰(zhan)也(ye)一如(ru)既往的高貴(gui)而(er)驕傲(ao),身材頎長而(er)英俊的他下巴微微揚(yang)起,無形中透著自yue)旱陌ao)氣(qi)。

林凡cang)蟶遠閱諏慘恍xie)。

“他吧(ba)!”唐雲(yun)將目(mu)光(guang)落在了(liao)林凡身上,雖(sui)然他也(ye)很想與(yu)夏mu)史梢徽zhan)然而(er)林凡的身份(fen)讓他更加的感興(xing)趣荒州少主(zhu),能讓mei)鬧堇獻娑幾fu)首稱臣。

這種人,想必也(ye)很驚艷。

兩人對視似乎(hu)能看(kan)透彼此所想,林凡的目(mu)光(guang)也(ye)閃(shan)過了(liao)異樣,對這位從(cong)沒(mei)落之地走出(chu)還能帶領同伴走到這一步的人極為好奇。

兩人向著虛空(kong)前行。

浩大的戰(zhan)場也(ye)極其(qi)人性化的分隔出(chu)來。

風蕭瑟,拂過戰(zhan)場,浩瀚空(kong)間,寂(ji)靜無聲(sheng)。

唐雲(yun)周身有一股耀眼的神華(hua)沖(chong)天而(er)起,這是(shi)他隨著時間而(er)凝成的獨特氣(qi)質。

林凡cang)蜚逶≡諫袷?墓guang)芒當中,他的身後(hou)有一輪巨大的陣圖浮現(xian),將他籠罩,垂下無盡聖光(guang)。

“真的具備了(liao)爭奪第一的潛力!”慵懶老者也(ye)有一些(xie)夢幻,他一開始(shi)雖(sui)有想過卻(que)不過轉瞬即逝,畢竟唐雲(yun)不過王(wang)境一重天,而(er)眼下卻(que)切切實(shi)實(shi)的走到了(liao)這一步,他的臉上不免泛起了(liao)一些(xie)溫和的nan)θ蕁/p>  N更?)新(xin)m@最(zui)!O快上。w酷m匠IA網$0;

“很不錯!”白zhui) nan)子也(ye)難得的道了(liao)一句。

“年(nian)輕(qing)真好!”蒼(cang)穹上的nan)磯嗲空(kong) 成 ye)漸漸的肅穆起來,隱約(yue)有一種熱血,如(ru)回到了(liao)昔日自yue)赫駒詿舜Φ某【啊/p>

身後(hou),落日山頂的人們都仰頭(tou)看(kan)著,他們有一種zhi)砭jue),仿lu)鷲餼褪shi)qin)詈hou)一戰(zhan),也(ye)是(shi)那qin)鉅 鄣尼dian)峰一戰(zhan),甚至可能有聖人在觀看(kan)。

“我荒州少主(zhu)必然是(shi)橫(heng)壓當代!”荒州之人臉上泛起了(liao)驕傲(ao),對林凡有著莫名的自信與(yu)崇拜,能在他們身上看(kan)到與(yu)有同焉的自豪(hao)。

“我東州唐雲(yun),絕代無雙!”東州吳秋生也(ye)不甘示弱(ruo)。

唐雲(yun)目(mu)光(guang)凝視林凡,他從(cong)未輕(qing)視過眼前這個人,荒州的少山主(zhu),沒(mei)有親(qin)自執(zhi)掌一州是(shi)無法體悟這個身份(fen),以yue)靶枰 嘁 鄄拍艿醬da)這種程度。

武家老祖武啟曾轉告他,荒州出(chu)了(liao)一位妖(yao)孽。

現(xian)如(ru)今(jin)兩者終(zhong)于(yu)到達(da)了(liao)一起,彼此的眼眸(mou)凝視,他們的戰(zhan)場似乎(hu)是(shi)從(cong)無形之中已經爆發(fa)出(chu)來,只是(shi)尋常人還未曾察覺(jue)。

“開始(shi)了(liao)!”

白zhui) nan)子自語了(liao)一聲(sheng),雙眼也(ye)閃(shan)爍異色,九洲的兩位州主(zhu),與(yu)眼下爆發(fa)了(liao)。

林凡的眼瞳有妖(yao)異色光(guang)芒閃(shan)過,天地萬(wan)物在一剎那陷入(ru)了(liao)虛幻當中,唐雲(yun)只瞬間就感覺(jue)立身在無盡的汪洋星辰當中。

四周的時空(kong),有大星流轉,滾滾壓去,還有無盡絢(xuan)爛(lan)的nan)淺秸婪fang)璀璨的光(guang)輝。

而(er)一顆(ke)顆(ke)隕石大星從(cong)時空(kong)處砸下。

“轟!”

可怕(pa)的氣(qi)勢po)萌肆榛甓莢詰  商圃yun)眼眸(mou)卻(que)有妖(yao)異色的光(guang)芒一閃(shan),重瞳在無形之中綻放(fang),金色的雙眼內有一只眼瞳挑(tao)動一下,天地萬(wan)物勘(kan)破虛幻。

然而(er),眼前的景象(xiang)卻(que)一點也(ye)沒(mei)消失,如(ru)同這全部(bu)都是(shi)真的。

“幻境!”唐雲(yun)po)灘蛔 雜 liao)一聲(sheng),他堅信眼前的都是(shi)幻覺(jue),可那呼(hu)嘯(xiao)砸下的隕石與(yu)大星給他一種若不抵擋便要粉(fen)身碎骨的錯覺(jue)感。

“錚!”

身後(hou)有劍意涌動,數柄(bing)巨劍懸空(kong),其(qi)中一並閃(shan)電之劍破空(kong)斬下,那隕石大星在這耀眼的劍氣(qi)下直接剖開,撕裂(lie)成shan)澆亍/p>

可在外(wai)人sou)壑腥que)無不是(shi)精神一震。

“唐雲(yun),中招(zhao)了(liao)!”

  微信搜(sou)“酷匠好書(shu)”,關注後(hou)發(fa)作品(pin)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(wen)!更新(xin)最(zui)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