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去……去去去唐家嗎?那個,凡爺,現在都已(yi)經凌晨(chen)一點了,唐家上(shang)下,怕是(shi)都睡了吧?kong)飧鍪奔淶閎?萍遙 岵bu)會有點?”得知秦凡這個命(ming)令後,雲ping)寺man)臉震(zhen)驚。

“我說去就去,哪那麼(me)多的(de)廢(fei)話(hua)啊(a)?”秦凡醉醺醺地甩了甩手,說道。

見秦凡的(de)語氣有點不(bu)耐煩,雲ping)四睦 垢gan)多嘴,馬上(shang)點了點頭,說道︰“好(hao)好(hao)好(hao),凡爺,那我現在馬上(shang)掉頭去唐家!”

說di)輳 評(ping)艘桓黽弊zhuan)彎之後,差點轉(zhuan)得meng)們胤舶丫貧紀魯chu)來(lai)。

“媽的(de),你(ni)開飛機(ji)呢!”雲ping)說de)耳邊,再次響起了秦凡的(de)叫罵聲。

  )》最p新章}節上(shang)~M酷Z匠hY網0{

要是(shi)別的(de)人,此時的(de)雲ping)絲峙略緹頭  恕/p>

但是(shi)在秦凡的(de)na)媲埃 ±死四鞘shi)一點脾氣都沒有,悻悻然地一笑後,連(lian)忙稍(shao)稍(shao)降低(di)了車速(su),盡(jin)量將車子開得平穩一些。

正如(ru)雲ping)慫狄謊 璩chen)一點的(de)唐家,除了一些值(zhi)班(ban)的(de)安保人員還在別墅周邊巡邏(luo)之外,唐ping)弦 擁熱說de)房間,早已(yi)昏暗,只剩(sheng)下小夜燈(deng),散發出(chu)些許微(wei)弱的(de)光芒。

到了離唐家別墅還有三百米的(de)時候,秦凡突然坐直了身體,說道︰“行了,就這里停車,再開過去,就要引起唐家安保的(de)注意了!”

由于秦凡這聲停車喊得緊(jin)急,雲ping)訟亂饈隊植攘艘喚偶鄙渤擔 畹閎rang)秦凡的(de)腦袋,撞在車座上(shang)。

“媽的(de),能(neng)不(bu)能(neng)穩一點?”秦凡再次罵道。

雲ping)艘ye)是(shi)一臉無辜(gu),畢(bi)竟,雖然血雲門之前沒什麼(me)大的(de)na)  hao)歹他也(ye)是(shi)血雲門的(de)老大,什麼(me)時候給人當過司機(ji)啊(a)。

當然,此時的(de)雲ping)耍 荒neng)賠笑,說道︰“凡爺,對不(bu)住啊(a)。可……可這里離唐家還有三百多米呢,你(ni)要走過去嗎?”

“當然!行了,我下車後,你(ni)掉頭回去吧,我的(de)事,你(ni)不(bu)用(yong)管了。”說di)輳 胤彩置 怕業卮蚩 得藕螅 魯凳被共畹闥?dao)。

這驚得雲ping)艘ye)連(lian)忙下車,一hua)遜鱟×飼胤玻 ? 潰骸胺慘  ni)確(que)定(ding),你(ni)這樣可以走到唐家嗎?”

“廢(fei)話(hua),松開我,我沒事!”秦凡甩開雲ping)耍 缶駝餉me)搖搖晃晃地朝著唐家的(de)別墅,走了過去。

雲ping)艘渙車S塹乜醋徘胤玻  bi)竟秦凡吩咐(fu)了別管他,一時之間,也(ye)不(bu)好(hao)做什麼(me)。

很(hen)快(kuai),秦凡來(lai)到了別墅門pa)冢 jin)管喝醉了,但反(fan)偵察能(neng)力,秦凡bu)故shi)具備的(de),巧(qiao)妙(miao)地躲開了安保人員的(de)視線之後,秦凡來(lai)到了唐亦凝房間的(de)樓下。

抬頭,便是(shi)唐亦凝臥室的(de)陽台,上(shang)一次,秦凡便是(shi)從這里,溜進了唐亦凝的(de)房間。

于是(shi),秦凡故技重施(shi),縱身一躍(yue)後,想(xiang)要直接雙手拽住陽台的(de)扶攔。

本來(lai),這些動作,對于秦凡而言,那實在是(shi)太(tai)簡(jian)單不(bu)過了。

可是(shi)……

這一次,秦凡畢(bi)竟喝得有點多,彈跳高度que)?sheng)了一定(ding)的(de)偏移。

這一跳,僅僅只是(shi)手指(zhi)稍(shao)稍(shao)抓住了一點而已(yi),很(hen)快(kuai),秦凡便在空(kong)中失(shi)控,再一次,摔了下來(lai)。

砰的(de)一聲,雖然聲音不(bu)算太(tai)響,但還是(shi)很(hen)快(kuai)驚動了安保人員!

“誰(shui)!”馬上(shang),在邊上(shang)的(de)兩名安保拿(na)著槍gu)? 爻?松shang)來(lai),將趴(pa)在草坪(ping)上(shang),一副狗吃屎(shi)狀的(de)秦凡,給圍了起來(lai)。

無奈,秦凡只好(hao)坐起身,悻然一笑,說道︰“別緊(jin)張,是(shi)我!”

當看清楚(chu),趴(pa)在地上(shang)的(de)果然是(shi)秦凡時,兩名安保人員的(de)臉上(shang),也(ye)是(shi)大驚失(shi)色,震(zhen)驚道︰“秦……秦先生(sheng),您(nin)……您(nin)怎麼(me)會在這里的(de)啊(a)?”

“媽的(de),老子還不(bu)是(shi)為了來(lai)檢查(cha)你(ni)們的(de)工作啊(a)!你(ni)看看你(ni)看看,要不(bu)是(shi)我故意弄出(chu)點動靜,你(ni)們壓根就沒發現老子我已(yi)經潛(qian)進來(lai)了!這要不(bu)是(shi)我,是(shi)個殺手zhi)幕hua),亦凝今天晚上(shang),是(shi)不(bu)是(shi)就凶多吉少了!”秦凡一本正經地盯著安保人員,通罵道。

頓(dun)時,兩名安保人員的(de)臉上(shang),滿(man)是(shi)愧疚,連(lian)連(lian)道歉道︰“秦先生(sheng),對……對不(bu)起,是(shi)我們的(de)工作不(bu)到位!您(nin)放心,我們一定(ding)會增加我們的(de)巡邏(luo)次數!”

“行了行了,總之,這次,你(ni)們的(de)工作,不(bu)及格!”秦凡從地上(shang)站起來(lai),而後當著兩名安保人員的(de)na)媯 俅巫萆硪輝yue),想(xiang)要跳上(shang)去。

但這一次,秦凡bu)故shi)異常尷尬(ga)地失(shi)敗了。

好(hao)在其中一名安保人員眼疾手快(kuai),連(lian)忙一hua)呀幼×飼胤玻 限ga)道︰“秦先生(sheng),您(nin)這是(shi)要去小姐的(de)房間嗎?其實,您(nin)往(wang)樓梯走就行了。”

“哪那麼(me)多廢(fei)話(hua)?我就喜(xi)歡從陽台走,不(bu)行嗎?行了,你(ni)們qian)鴯 伊耍 蠢獻游倚 hua)呢?”秦凡再次甩甩手,罵道。

而此時的(de)兩名安保人員,自然也(ye)是(shi)聞(wen)出(chu)了秦凡身上(shang)那濃濃的(de)酒味(wei),猜到此時的(de)秦凡,可能(neng)是(shi)在耍酒pin)枘亍/p>

“好(hao)……好(hao)的(de),秦先生(sheng),那您(nin)隨(sui)意。”兩名安保人員深知,得罪秦凡的(de)下場(chang)是(shi)什麼(me),于是(shi)馬上(shang)識相地做了一個請(qing)的(de)手勢。

終于,當秦凡第三次縱身一躍(yue)之後,這次沒有任何意外,秦凡成功地跳了上(shang)去。

跳上(shang)陽台後,秦凡bu)鉤 liu)下兩個安保人員做了一個勝利(li)的(de)手勢,兩名安保人員為了能(neng)夠(gou)討好(hao)秦凡,只好(hao)也(ye)紛紛做了勝利(li)的(de)手勢。

就這麼(me)輕車熟路地,秦凡又一次,溜進了唐亦凝的(de)房間里面。

而且,和上(shang)次不(bu)同的(de)是(shi),這次唐亦凝已(yi)然恬靜地躺shao)詿采shang),睡得正香(xiang)。

小夜燈(deng)昏暗的(de)光芒打在唐亦凝的(de)臉上(shang),使她看起來(lai),更是(shi)美艷(yan)漂亮了幾分。

秦凡躡手躡腳地摸到了唐亦凝的(de)枕邊,看著唐亦凝睡覺時嘴角(jiao)那一絲若(ruo)有若(ruo)無的(de)笑容,可謂(wei)是(shi)把秦凡給看痴了。

此時喝醉酒的(de)秦凡,簡(jian)直bi)竇ji)了猥(wei)瑣男。

“老婆,我回來(lai)了。”秦凡看著唐亦凝,咧嘴一笑後,直接脫掉了自己的(de)衣服,而後翻身,躺shao)諏舜采shang)。

不(bu)得不(bu)說,這個夜晚,唐亦凝睡得是(shi)真(zhen)熟,縱然秦凡已(yi)經躺shao)諏舜采shang),唐亦凝還是(shi)沒有任何反(fan)應,直到不(bu)知道過了多久,當秦凡都已(yi)經響起鼾聲時,唐亦凝一個翻身,將腿擱在了秦凡的(de)小腹上(shang),這才(cai)隱(yin)隱(yin)約約意識到,事lv)楹hao)像(xiang)有點不(bu)太(tai)對yue) /p>

隨(sui)後,一個響徹深夜的(de)尖叫聲,從唐亦凝的(de)房間里面,響了起來(lai)。

  微(wei)信搜“酷匠好(hao)書(shu)”,關注後發作品(pin)名稱,免費(fei)閱讀正版全(quan)文!更新最快(kuai)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