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天,姜雲pin)殘尬 貝 di)玄(xuan)境八(ba)重天巔峰(feng)境界。

而天池(chi)金液之中因為能(neng)量被姜雲pin)泊罅課眨 越鶘se)的光輝都(du)是(shi)變得淡了(liao)一份。

但是(shi)依舊濃郁(yu)。

這一天,姜雲pin)餐蝗淮cong)天池(chi)之中跳(tiao)了(liao)出來。

嚇了(liao)瞳靈一跳(tiao)。

“不(bu)行(xing)了(liao),忍不(bu)住了(liao),要來了(liao),要來了(liao)。”姜雲pin)部 kou)。

瞳靈看著姜雲pin)玻 襠se)閃動(dong)。

說什麼亂七八(ba)糟的呢。

而下一瞬,姜雲pin)菜 壅婪帕降dao)光輝,直接沖天而去,擊穿了(liao)雲層。

恐怖(bu)的力量,瞳靈都(du)是(shi)驚(jing)了(liao)。

感受著姜雲pin)菜  姓婪諾牧α浚 成(cheng)se)微微一變。

“竟然是(shi)...”

他喃喃出聲,但是(shi)聲音卻被姜雲pin)駁乃緩鷥槍guo)。

每逢重瞳覺醒神道(dao),雙眼都(du)會疼痛不(bu)已(yi)。

仿佛要炸裂(lie)一般。

但是(shi)眼中的力量,他無法控制。

只能(neng)等到它自己消散,減緩。

當(dang)光輝消失的時(shi)候,姜雲pin)慚劾嵋yi)經(jing)流了(liao)滿(man)臉,不(bu)是(shi)因為疼而哭,是(shi)因為重瞳覺醒之後,會刺(ci)激他的淚腺,所以眼淚不(bu)受控制的流淌著,當(dang)力量消散之後,姜雲pin)駁難壑杏質shi)多了(liao)一道(dao)印記。

他做(zuo)在地(di)上(shang),大口(kou)大口(kou)的喘(chuan)息著。

瞳靈站在姜雲pin)駁拿mian)前,神色(se)閃動(dong),盯(ding)著姜雲pin)部礎/p>

姜雲pin)膊亮liao)擦lie)劾帷/p>

“看我做(zuo)什麼?”

他有xing)┬晌實奈實dao),瞳靈神色(se)閃動(dong)著。

“以為你覺醒的神道(dao),很(hen)特別,按(an)照(zhao)正(zheng)常來說,這一神道(dao)因該在後期才會覺醒,你是(shi)唯一一位第二個就覺醒了(liao)這一神道(dao)的力量的。”瞳靈沉(chen)聲道(dao)。

聞言,姜雲pin)怖(bu)戳liao)興致。

他看著瞳靈,有xing)└悶妗/p>

“真的假的?”

“那(na)這一神道(dao)的力量叫什麼名字?”

他問道(dao)。

既然他與(yu)其他繼承(cheng)人不(bu)同(tong),那(na)說明他更(geng)強,更(geng)優秀。

相比(bi)這一神道(dao)的力量也該更(geng)強才對。

“an)松竦dao)名殺戮。

其領(ling)域(yu)自然是(shi)殺戮領(ling)域(yu)。”

此話一出,姜雲pin)慘徽 甭荊 鵠從(cong)械鬩饉肌/p>

他穿上(shang)衣服,做(zuo)在瞳靈的身邊,輕聲問道(dao)︰“給我講講這一道(dao)力量吧(ba)。”

瞳靈嘆息一聲。

然後,道(dao)︰“這一道(dao)領(ling)域(yu)的力量便(bian)是(shi)戰斗,所為殺戮自然是(shi)以殺證(zheng)道(dao),殺得人或者妖越多,你這一領(ling)域(yu)的力量就越強大,每一神道(dao)之中的每個領(ling)域(yu)都(du)蘊含(han)三種(zhong)力量,最後是(shi)領(ling)域(yu)之力,領(ling)域(yu)是(shi)什麼我就不(bu)說了(liao),之前已(yi)經(jing)說過(guo)了(liao)。

我跟你說說di)派竦dao)殺戮的na)傲街zhong)能(neng)力吧(ba)。”

姜雲pin)駁懍liao)點頭嗎,認真聆听。

瞳靈開口(kou)道(dao)︰“這殺戮神道(dao)的第一種(zhong)能(neng)力叫狂戰,便(bian)是(shi)讓你的身體各項機能(neng)在一定(ding)的時(shi)間範(fan)圍之內達到最鼎盛的狀ci)  庖壞閎【jue)于你的修為,修為越強,時(shi)間越久,相當(dang)于戰力翻倍。”此話一出,姜雲pin)駁deng)大了(liao)眼楮。

竟然如此逆天。

戰力翻倍。

他現在的實力可(ke)跨三重天境界而戰,若是(shi)開啟神道(dao)殺戮,豈不(bu)是(shi)能(neng)跨六重天戰斗。

若是(shi)如此,他豈不(bu)是(shi)無敵(di)的存在?

姜雲pin)蒼蚴shi)有xing)└粑貝佟/p>

畢竟,這太嚇人了(liao)。

他都(du)有xing)├岩災眯擰/p>  _更(geng)新最快@上(shang)酷(ku)ˇ◇匠網,0ˇ

天下lu)渚谷揮腥鞜飼亢岬哪neng)力,讓戰力翻倍的存在。

但是(shi),瞳靈說的必然是(shi)真的。

看著姜雲pin)玻  樾αliao)笑,他道(dao)︰“是(shi)不(bu)是(shi)覺得很(hen)逆天,很(hen)強,以你現在的能(neng)力,跨境chen)靨煬辰繒蕉範(fan)du)不(bu)是(shi)問題?但是(shi),世間萬物豈能(neng)都(du)如此逆天,十種(zhong)神道(dao)的力量每一種(zhong)都(du)是(shi)逆天地(di)的存在,它們的誕生與(yu)存在本就是(shi)有違天道(dao),所以,強大之後便(bian)是(shi)弱(ruo)小(xiao)。

雖然讓你在一定(ding)的時(shi)間之內戰力翻倍,但是(shi)時(shi)間一過(guo),你的將會陷(xian)入虛弱(ruo)狀ci)  宜檔男槿ruo)狀ci) bu)是(shi)狀ci) 洳cha),而是(shi)徹底(di)喪失戰斗力的哪一種(zhong),換句話ba)擔 諫甭玖ling)域(yu)第一種(zhong)能(neng)力狂戰的增(zeng)幅時(shi)間之下,你若無法斬(zhan)殺敵(di)人,那(na)你將會變成(cheng)廢人,逃(tao)跑的機會都(du)沒(mei)有xiao)/p>

虛弱(ruo)的時(shi)間是(shi)三天。

也是(shi)說,狂戰之後,你三天都(du)不(bu)能(neng)動(dong)用(yong)力量。”

姜雲pin)蒼 鏡募?dong)瞬間變成(cheng)了(liao)失落。

這落差(cha)也太大了(liao)。

一瞬的mu)裾交蝗斕姆餃鎩/p>

他有點難以接受。

看著姜雲pin)駁謀砬椋  樾αliao)笑,然後繼續道(dao)︰“第二種(zhong)能(neng)力,叫嗜(shi)血(xue),所為嗜(shi)血(xue),就是(shi)在殺戮之力的作(zuo)用(yong)下化作(zuo)殺戮狂人,瘋狂殺伐,那(na)一瞬間的你是(shi)沒(mei)有意識的,全靠你自己的意志支(zhi)撐(cheng),堪稱見(jian)人就殺,這一種(zhong)能(neng)力不(bu)與(yu)狂戰的力量疊加,兩種(zhong)力量不(bu)能(neng)同(tong)時(shi)使(shi)用(yong),但是(shi)卻chun)ke)以在你使(shi)用(yong)狂戰之後,以及(ji)能(neng)使(shi)用(yong)嗜(shi)血(xue)。”

聞言,姜雲pin)駁難壑校 芩閌shi)又看了(liao)一絲的笑容。

這還可(ke)以。

不(bu)然的話,這神道(dao)看似強大,實則很(hen)雞肋(le)。

“但是(shi),你現在的心(xin)靜殺bi)斯guo)多怕是(shi)會動(dong)搖你的心(xin)神,所以我才驚(jing)詫,為何(he)你能(neng)在第二神道(dao)就覺醒殺戮。”

姜雲pin)駁哪mu)光閃動(dong)著。

“我倒是(shi)覺得很(hen)好,這一道(dao)力量,用(yong)得好,能(neng)讓我活下來。”

瞳靈自然是(shi)知道(dao)他話中的意思。

姜雲pin)蒼僖淮位氐攪liao)天池(chi)金液之中,繼續修行(xing)xiao)/p>

磅礡的力量涌(yong)入身軀之中xiao)/p>

他的修為就像是(shi)插上(shang)了(liao)翅膀(bang)一般,一飛沖天。

五(wu)天的時(shi)間,姜雲pin)殘尬 貝 di)玄(xuan)境九重天境界,但是(shi)卻消耗了(liao)天池(chi)之中巨大的力量,金色(se)的液體不(bu)在濃郁(yu),因為,其中的精純(chun)玄(xuan)氣都(du)被姜雲pin)擦痘 liao),不(bu)然的話,他的修為怎麼能(neng)飛速提升(sheng)。

九重天後便(bian)是(shi)地(di)玄(xuan)境極境chen)liao)。

姜雲pin)布?dong)不(bu)已(yi)。

“我想這天池(chi)金液之中的力量,能(neng)讓我踏(ta)入天玄(xuan)境就已(yi)經(jing)是(shi)極限了(liao)。”姜雲pin)部 kou),道(dao)。

瞳靈白了(liao)姜雲pin)慘謊邸/p>

“能(neng)踏(ta)入天玄(xuan)境還不(bu)知足(zu)?這樣的造化天底(di)下能(neng)有多少人,你偷di)爬職ba)。”

姜雲pin)殘Χbu)語。

五(wu)天之後,姜雲pin)慘約 持 Τ溝di)吸干了(liao)天池(chi)金液之中的所有力量,踏(ta)入地(di)玄(xuan)境極境之巔,半只腳踏(ta)入了(liao)天玄(xuan)境的門檻(jian),而此時(shi)的天池(chi)已(yi)經(jing)沒(mei)有金液,有的只要清澈(che)見(jian)底(di)的池(chi)水,姜雲pin)餐純(chun)斕南戳liao)一個澡(zao)。

然後道(dao)︰“還是(shi)差(cha)了(liao)一點。”

他有xing)┤鏘?牡dao)。

但是(shi),他不(bu)經(jing)意間看向(xiang)天池(chi)池(chi)底(di),停(ting)住了(liao)目(mu)光。

“看什麼呢,你的小(xiao)弟(di)弟(di)?”

瞳靈打(da)趣的說道(dao)。

姜雲pin)燦行(xing)┤弈危骸澳閶鏡惱zheng)常點行(xing)不(bu)行(xing),我沒(mei)你那(na)麼惡趣味(wei),是(shi)天池(chi)的池(chi)底(di)好像有東西...”

  微信搜“酷(ku)匠che)檬欏保 刈 蠓 zuo)品(pin)名稱,免費(fei)閱讀正(zheng)版全文(wen)!更(geng)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