廚(chu)王(wang)爭霸的規(gui)則,讓甦子(zi)堯失去了暗箱操作的機會。

畢竟,他即便算盡天(tian)機,也不可(ke)能從全世界這麼多(duo)人(ren)中,算出哪(na)些(xie)人(ren)將會成為這一屆廚(chu)王(wang)爭霸的裁判(pan)。

不過,拿冠軍是(shi)必須的,他對自己的廚(chu)藝有信pan)摹/p>

至于將百味軒擋在(zai)前十之外,倒是(shi)要花些(xie)心思的。

回到家,甦子(zi)堯直接來(lai)到布下九(jiu)宮遮天(tian)的房間。

上次為了找敖舜來(lai)幫忙(mang),他在(zai)家里布下了九(jiu)宮遮天(tian),後來(lai)干脆將其改成永久存在(zai)的奇門局。

拿出手機換上卡,翻了下號(hao)碼(ma)簿,便選中一個撥打出去。

蜀(shu)州。

蜀(shu)州以(yi)美(mei)食聞名,曾有人(ren)開玩笑說︰有個外國小伙勵(li)志(zhi)三年(nian)吃(chi)遍炎黃美(mei)食,結(jie)果五年(nian)過去了,連蜀(shu)州美(mei)食che)薊姑懷?輟/p>

這段子(zi)可(ke)能有些(xie)夸張,但(dan)蜀(shu)州的美(mei)食,絕對是(shi)炎黃一絕。

而蜀(shu)州的御膳房,則是(shi)蜀(shu)州一絕。

御膳房是(shi)古(gu)代(dai)皇shi)鄣乃si)廚(chu),以(yi)御膳房為食府名字,可(ke)見其氣魄和自信。

這麼多(duo)年(nian)過去了,御膳房也用自己的實(shi)力證(zheng)明,它(ta)配(pei)得上這個名字。

御膳房內(na),已經幾(ji)年(nian)沒沒有親(qin)自下廚(chu)的一代(dai)廚(chu)神御福貴,正(zheng)在(zai)指導自己的幾(ji)個小徒弟。

“師(shi)父(fu),那個廚(chu)王(wang)爭霸我想去玩玩。”

一個二(er)十出頭的青年(nian)突然(ran)開口(kou)道。

御福貴一巴掌(zhang)拍在(zai)青年(nian)頭上,罵罵咧咧道︰“臭小子(zi)好的不學(xue),淨想著追(zhui)名逐利!”

“我已經決定(ding)讓你五師(shi)兄(xiong)去了,他才(cai)是(shi)需要這場比賽(sai)的人(ren)。”

青年(nian)不服(fu),嘀咕(gu)道︰“五師(shi)兄(xiong)還沒我厲害呢(ne)。”

一旁,五師(shi)兄(xiong)苦笑,這個師(shi)弟確(que)實(shi)是(shi)個天(tian)才(cai),比ren)×似qi)歲,廚(chu)藝卻高他一籌。

其實(shi)在(zai)場四人(ren),除了小師(shi)弟廚(chu)藝略(lue)高一點點,剩下的都(du)差不多(duo),他自己比較沒自信,師(shi)父(fu)這次是(shi)讓他去廚(chu)王(wang)爭霸找信pan)哪(na)ne)。

怎(zen)麼找?

碾壓一群人(ren),拿個冠軍不就找到信pan)牧耍/p>

不過其實(shi)沒必要,他沒信pan)鬧皇shi)在(zai)師(shi)父(fu)門下沒信pan)模 鋈?耍 且彩shi)動不動就指點江山的人(ren)物。

想了想,五師(shi)兄(xiong)道︰“師(shi)父(fu),要不就讓小師(shi)弟去吧,我yi)zai)外面,其實(shi)挺自信的。”

御福貴臉黑,這幫徒弟一個個翅膀硬了啊,以(yi)前多(duo)听話,師(shi)父(fu)說什麼就是(shi)什麼。

現(xian)在(zai),都(du)開始(shi)ji)che)皮了。

就在(zai)這時,他感覺自己兜里的老手機振(zhen)動了一下。

知道這手機的號(hao)碼(ma)的人(ren),可(ke)sha)際shi)極其重要的大人(ren)物。

他拿出手機,離(li)開了廚(chu)房,留(liu)下面面相覷的四個徒弟。

“師(shi)父(fu)這手機又響了,這次不知道咱們誰要出師(shi)了。”

小師(shi)弟一臉好奇。

前兩次師(shi)父(fu)這手機響了過後,三師(shi)兄(xiong)和四師(shi)兄(xiong)接連出師(shi)。

三師(shi)兄(xiong)去國宴掌(zhang)勺,四師(shi)兄(xiong)去了某個大將軍家里,如今(jin)都(du)是(shi)一方人(ren)物了。

五師(shi)兄(xiong)輕笑道︰“沒準就是(shi)小師(shi)弟你要出師(shi)了呢(ne),我看(kan)你小子(zi)巴不得出去闖一闖。”

小師(shi)弟不好意(yi)思撓撓頭︰“嘿嘿,我表現(xian)得這麼明顯(xian)yue)穡俊/p>

幾(ji)人(ren)發笑。

廚(chu)房外,御福貴滿臉恭(gong)敬(jing)。

“天(tian)機先生,您怎(zen)麼突然(ran)聯系(xi)我了,這幾(ji)年(nian)您去了哪(na)兒了?”

電話另一端,甦子(zi)堯露出笑容。

看(kan)來(lai)這老頭沒變,對自己依然(ran)敬(jing)畏(wei)。

“我去哪(na)你就別瞎(xia)gou)蛺耍 皇shi)你該知道的,明白嗎?”

這話有點不客氣,但(dan)御福貴絲毫不以(yi)為杵(chu),依舊老臉帶笑︰“明白明白,哪(na)您找我有事嗎,我幾(ji)個徒弟都(du)培養出來(lai)了,需不需要給您安cai)乓桓觶俊/p>

他半開玩笑的說著,好像只是(shi)順嘴一提。

這些(xie)年(nian),有人(ren)說他御福貴“賣徒求(qiu)榮(rong)”,對此,他嗤(chi)之以(yi)鼻(bi)。

他把自己的徒弟介紹給大人(ren)物,只是(shi)想給徒弟們找個chuo)貿雎罰 暇褂歐恐揮幸桓觶 型降芏 zai)里面,難免出現(xian)些(xie)勾(gou)心斗角的齷齪(chuo)事。

只不過無心插柳(liu)柳(liu)成蔭,他的做(zuo)法無形中給自己積(ji)累了堪稱恐怖的人(ren)脈,所以(yi)有人(ren)說他賣徒求(qiu)榮(rong)。

在(zai)他心中,問天(tian)機也是(shi)頂級大人(ren)物,如果自己的徒弟跟跟著問天(tian)機,那也是(shi)前途無量的。

因此,他才(cai)會提這麼一嘴。

去听甦子(zi)堯戲謔shi)潰骸拔業某chu)藝,未必比老頭你差,就不要你的徒弟了。”

御福貴發愣(leng),這位認真的嗎?

不過想想,也不是(shi)沒有可(ke)能的。

“這麼說來(lai),要是(shi)老頭子(zi)臨走前還能見到先生,咱們可(ke)要切磋一下的。”

御福貴認真道。

甦子(zi)堯輕笑︰“這個就看(kan)緣分(fen)了。”

“對了,我這次找你,是(shi)想問問你有沒有弟子(zi)在(zai)三十歲以(yi)下的。”

御福貴一愣(leng)︰“有啊,還沒出師(shi)的四個都(du)不到三十歲。”

甦子(zi)堯大喜︰“那你讓他們都(du)ji)?渭映chu)王(wang)爭霸!”

“啊?”御福貴懵了。

這位大佬怎(zen)麼會掛心起廚(chu)王(wang)爭霸這種小事了?

“那個——我能問問為啥(sha)嗎?”

甦子(zi)堯沒具(ju)體說,只是(shi)道︰“我不想讓有些(xie)人(ren)上榜,懂(dong)我的意(yi)思吧?”

“額——”御福貴不知道說什麼了,這位還真是(shi)——大手筆啊!

要把人(ren)擋在(zai)榜外,不去找承辦賽(sai)事的人(ren)作假,直接找廚(chu)神,讓廚(chu)神的弟子(zi)參賽(sai)。

御福貴都(du)能夠想象,這位肯定(ding)不會只找自己,還會找另外幾(ji)個老家伙。

那幾(ji)個老東(dong)西門下也是(shi)有青年(nian)弟子(zi)的,這要是(shi)全都(du)ji)?耍 庖淮蔚某chu)王(wang)爭霸,可(ke)就是(shi)神仙打架了。

不是(shi)他自傲,而是(shi)身為行內(na)人(ren),知道自己的弟子(zi)有什麼水準。

另外幾(ji)個老家伙的弟子(zi)同樣,沒有省油的燈。

  酷匠G網dn永久'免yJ費看(kan)Hr小說0sv

“既(ji)然(ran)先生您有興(xing)致,那老頭子(zi)就陪先生一起,在(zai)這紅塵游戲一番了。”

“我剩下的這四個弟子(zi),會全部參賽(sai)的。”

“另外,王(wang)老頭有三個小徒弟,周老頭多(duo),六個。還有徐(xu)老頭......”

他不但(dan)讓自己的弟子(zi)參加,還把另外幾(ji)個掛著廚(chu)神名頭的家伙的情況說出。

甦子(zi)堯樂了,這回百味軒別說前十了,前二(er)十都(du)懸了。

掛斷xi)緇埃 兆zi)堯挨個給剩下的幾(ji)位廚(chu)神都(du)打了過去。

這些(xie)老家伙顯(xian)然(ran)也是(shi)想爭個高低,沒有一個拒絕的,全部弟子(zi)壓上。

兩天(tian)後,甦子(zi)堯一家集體出發前往天(tian)江,參加本jing)緯chu)王(wang)爭霸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(zhu)後發作品(pin)名稱,免費閱讀正(zheng)版全文!更新(xin)最快(kuai)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