浴室(shi)中傳來(lai)了洗浴的聲(sheng)音,透過(guo)磨砂(sha)的玻璃(li)門,陸玄能夠(gou)看到一具(ju)朦朧的身影。

女人真是麻煩啊。

這(zhe)個澡都快洗了半個小時了,要不是維持紳士風度,陸玄早就沖進(jin)浴室(shi),把對方就地正法了。

正在陸玄等(deng)的不耐(nai)煩時,浴室(shi)的淋浴聲(sheng)停了下來(lai)。

張若 披著一張浴巾,推開了浴室(shi)的門,走(zou)了出來(lai)。

“砰”的一聲(sheng),陸玄抬起(qi)頭來(lai),他的手機掉在了地上(shang)。

陸玄呆呆的看著王若 。

她身上(shang)遮著一塊浴巾,勉強擋住了風景。

不過(guo)那修長光滑(hua)的美lao)齲 故潛├對諏寺叫矍啊/p>

尤其是那雙干淨而縴細的腳丫,讓人想要握在手中好好的把玩(wan)。

“啊……”

張若 吃驚的喊了一聲(sheng),她身上(shang)的浴巾被陸玄扯了下來(lai)。

她還沒來(lai)得mei)壩盟 終諮冢 bian)被陸玄橫(heng)抱(bao)起(qi)來(lai),一下子扔到床cai)稀/p>

望著花容(rong)失色的張若 ,陸玄深深的低(di)頭吻(wen)了下去(qu)。

男人的野(ye)性是一種zhu)攘li),張若 的眼中滿是迷(mi)離之色,她深深的被這(zhe)個男人打動了。

張若 的貝(bei)齒咬著嘴唇,睫(jie)毛(mao)微微顫抖,在顯得緊(jin)張的nai) 保 鐘行├詿/p>

許久,兩人擁抱(bao)在一起(qi)。

夜很漫長,而他們身下的這(zhe)張床,在整(zheng)整(zheng)晃了三個小時後(hou)才慢(man)慢(man)的消停。

第二(er)天一早,王若 從床cai)閑蚜斯guo)來(lai),她發現(xian)身上(shang)蓋了一床被子,但(dan)是身旁已經空無(wu)一人了,陸玄早已經離開了。

在經歷過(guo)昨晚的瘋(feng)狂後(hou),王若 渾身酸痛,像是被火車壓過(guo)一樣。

她揉了揉頭回憶著昨晚,那種快感xie)掛yin)隱(yin)的殘留在體內。

想到這(zhe)里,王若 伸出手zhi)嗣mo)自己的臉(lian)龐,熱(re)得發燙。

起(qi)了床,正準備離開時,她突然(ran)發現(xian)床單上(shang)放了張小紙條。

字體潦草,上(shang)面(mian)簡單的寫了幾個字。

“祝你好mi)恕!/p>

簡單的祝福,王若 的嘴角勾起(qi),她知道這(zhe)是陸玄留下的。

將這(zhe)張紙條放在了她的錢包中,希望能留下陸玄帶給她的好mi)恕/p>

……

待陸玄回到偵探事務所時,已經是下午了,他中間去(qu)找了雇主(zhu)一趟,也就是劉玉(yu)玲(ling),把拍的視頻(pin)交(jiao)了上(shang)去(qu)。

同時也給對方提了個建(jian)議,一個更好解決(jue)問(wen)題的方法。

希望劉玉(yu)玲(ling)不會用到那個視頻(pin)。

陸玄搖了搖頭,接(jie)下來(lai)他也沒事干,只能喝著受潮的咖啡祝王若 好mi)肆恕/p>

王若 用了四五個小時的時間,從電腦上(shang)翻出了十幾頁(ye)招聘(pin)啟事,雖然(ran)薪資shi)疾桓gao),但(dan)都挺適合自己的。

只要再忍受五個月,收(shou)到那五十萬的包費,自己就能買的起(qi)一棟房子了。

到時候(hou)在慢(man)慢(man)工作,重新過(guo)上(shang)正常人的生活。

雖然(ran)以後(hou)再也不能用奢侈品,但(dan)王若 十分(fen)感謝(xie)陸玄,是他幫助自己明白,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(me)。

正當王若 正盤算著美好的未來(lai),手機突然(ran)響(xiang)了一聲(sheng),是一條短信。

她欣喜的拿起(qi)手機,以為(wei)是陸玄發來(lai)的,但(dan)轉念(nian)一想,對方好像沒有自己的手機號。

那是誰發來(lai)的?

懷(huai)著好奇,王若 點開了短信。

看完那條短信後(hou),王若 的柳(liu)眉(mei)微皺,心(xin)情有些沉重起(qi)來(lai),這(zhe)條短信是劉玉(yu)玲(ling)發來(lai)的。

劉玉(yu)玲(ling)她當然(ran)認識(shi),是那個老男人的正妻。

短信上(shang)的大(da)意是,對方想和(he)自己談(tan)談(tan),而且劉玉(yu)玲(ling)還表示,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存在了。

地點為(wei)市中心(xin)的一家咖啡館(guan),王若 猶(you)豫了下,還是決(jue)定去(qu)一趟,看看對方jie)惺裁me)打算。

反(fan)正自己早就下定決(jue)心(xin),不再當別人的小三了。

坐在偵探事務所的陸玄,突然(ran)听(ting)到了系di)車奶 疽簟/p>

“恭(gong)喜主(zhu)人,分(fen)手大(da)師(shi)系di)程 局zhu)人,您已經完成任務,獲得了一個任意下lu)賭芰li),你可以隨時進(jin)行選擇(ze)。”

重重的放下手中的咖啡杯,褐色的液體從杯中濺了出來(lai),他沒想到這(zhe)麼(me)快就解決(jue)了。

不知道劉玉(yu)玲(ling)有沒有采(cai)用自己的方法。

從咖啡館(guan)中走(zou)出,王若 已經見(jian)到了劉玉(yu)玲(ling),從現(xian)在開始(shi),她不再是某人的小三了。

將那張五十萬的銀(yin)行卡放入錢包,王若 看到錢包中xin)欽拋D愫迷(mi)說鬧教  嫻幕huai)疑是陸玄帶給她的運氣,讓她能夠(gou)這(zhe)般幸(xing)運。

在咖啡館(guan)中,劉玉(yu)玲(ling)見(jian)到她後(hou),沒有表現(xian)任何惱怒的表情,直接(jie)拍出一張五十萬的銀(yin)行卡,讓自己離開她老公。

王若 當然(ran)會答應,毫不猶(you)豫的將那張銀(yin)行卡收(shou)了起(qi)來(lai),有了這(zhe)五十萬,她就不用mi)偃qu)陪(pei)老男人五個月了。

  /t更%◎新最}快*上(shang)酷匠網0*

終于可以開始(shi)新的生活,收(shou)好錢包後(hou),王若 深吸(xi)了口氣,打了一輛(liang)計(ji)程車,她打算現(xian)在就去(qu)找一份新工作。

在收(shou)到系di)程 競hou)的沒多久,陸玄便(bian)接(jie)到了一個電話,是劉玉(yu)玲(ling)打來(lai)的,讓自己去(qu)領酬勞(lao)。

領錢這(zhe)種事,陸玄從來(lai)都不會遲到,所以他打算晚會再選擇(ze)能力(li)。

因(yin)為(wei)今天一早他就把瑪莎拉蒂退了回去(qu),所以陸玄招了一輛(liang)計(ji)程車,前往(wang)了目的地。

走(zou)到了酒(jiu)店門口,陸玄有些奇怪,為(wei)什麼(me)對方jiao)嵩誥jiu)店交(jiao)付酬勞(lao)。

通過(guo)酒(jiu)店的前台,陸玄來(lai)到了十一層(ceng)的某個房間。

敲了幾gan)旅牛 跤yu)玲(ling)打開了房間門。

對方的出現(xian),讓陸玄眼前一亮,劉玉(yu)玲(ling)的身上(shang)穿了一件(jian)浴袍,好像是剛洗完澡,還能從她的身上(shang)聞到一股清(qing)新的香味(wei)。

“請進(jin)。”

看到陸玄,劉玉(yu)玲(ling)笑了笑,示意對方趕(gan)緊(jin)進(jin)來(lai)。

陸玄麻利(li)的走(zou)了進(jin)去(qu),畢竟四十五萬的酬勞(lao)就在眼前,他早就心(xin)急如焚了。

兩人走(zou)入房間中,在客廳中坐了下來(lai),這(zhe)個房間是高(gao)端(duan)套房,所以各種家具(ju)還挺全的。

陸玄坐在沙(sha)發上(shang),接(jie)過(guo)了劉玉(yu)玲(ling)遞過(guo)來(lai)的一杯茶(cha)。

“沒想到你提的方法還挺好用,用五十萬現(xian)金就輕松的打發了那個賤人。”

喝了一口茶(cha),劉玉(yu)玲(ling)整(zheng)理了身上(shang)的浴袍,開口說道。

听(ting)到對方的話,陸玄就知道了,劉玉(yu)玲(ling)采(cai)取了他的建(jian)議,沒有用自己拍的視頻(pin)。

在之前與王若 交(jiao)流(liu)時,陸玄得知她還需要五個月的包??()費,便(bian)將這(zhe)一點記在心(xin)中。

同時轉達給劉玉(yu)玲(ling),告訴她付五十萬的分(fen)手費,便(bian)可以解決(jue)這(zhe)件(jian)事lv)欏/p>

“劉姐,沒想到您還真大(da)方,舍得出用五十萬來(lai)解決(jue)。”

  微信搜(sou)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後(hou)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